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

不仅“形式”为“内容”增添价值,艺术的边界也在外延。

**
**

**

如果你还不知道 NFT,那你可能已经被艺术风向标甩在身后了。

最近,宣布推出 NFT 作品 / 产品的名流和潮牌可以拉出一串长长的名单,潮流艺术家村上隆、格莱美奖得主 The Weeknd (盆栽哥)、网坛巨星大坂直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波场 TRON 创始人孙宇晨,知名品牌则包括顶级奢侈品牌 Gucci、娱乐杂志《花花公子(Playboy)》、美国《时代周刊》、虚拟时尚潮牌 RTFKT Studios 等等。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村上隆推出致敬 CryptoPunks 的系列 NFT 收藏品 Murakami.Flower.Punk

在一众 NFT 作品中,加密艺术家 Beeple 创作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于 3 月 13 日在佳士得以约 6930 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售出,创下行业记录。这是 Beeple 从 2007 起开始的「每日一作」,十几年来一共创作了 5000 幅,6930 万美元是这些作品的「打包价」。而这一成交也让 Beeple 跻身身价排名第三的在世艺术家。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Beeple

种种迹象表明,NFT 正在以一种疯狂的形式开创艺术等领域的潮流。那么,NFT 的泡沫和支撑价值究竟各占几成,这一风口还将持续多久,行业目前发展到了哪一阶段,未来真能像部分乐观者认为的“万物 NFT 化”吗?

为解答这些问题,Odaily 星球日报采访了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波场 TRON 创始人孙宇晨、BCA (BlockCreateArt)创始人孙博涵、cocafe CEO Lan Shi、Beep 币扑创始人 MiaBao,试图共判未来。

01 一个冉冉升起的风口

本部分将先描述 NFT 的基本概念、特征,提出 NFT 是数字资产的基础协议的论点,明确其价值和地位,并简要回顾其发展历程。

NFT 全称 Non-Fungible Token,直译为「非同质化代币」。

同质化很好理解,就像面值 1 元的硬币之间是可以互换的。而非同质化就是每一枚 NFT 代币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一座房子这类特定资产一样,不可分割或任意互换。

互联网世界的基础元素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比如 TCP/IP 协议用来共享数据包,GIF/MP3 用以承载图像和声音。但这些遵从特定“格式”的数字产物,并非为确权专门设计的。NFT 的出现,重新规范了数字所有权,借助区块链技术,让数字商品具备了唯一性和稀缺性,也更便于确权、保存、交易、流通。

作为一种标准协议的 NFT 诞生后,被率先用于游戏中。

区块链游戏的逻辑在于,将游戏道具上链 NFT 化,由此实现公开可见的限量发行,杜绝中心化平台增发道具造成的贬值;并且,因为采用统一的资产标准,跨平台的交易更方便,游戏道具可以放到游戏之外的平台上进行流转,由此为游戏带来资产化、金融化属性,增强了可玩性和投资价值。

生于 2017 年的第一款链游叫 CryptoKitties 加密猫,其玩法主要是宠物养成和收藏。NFT 在此中的作用就是作为游戏资产(猫)的代表物,结合区块链,做到猫的交配、生成等等环节代码开源、随机、可溯源、更易流通,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心化平台背后的信任问题。

这便是 NFT 的起源 —— 一群曾爆火到让以太坊网络宕机的猫。

在此之后,大批团队借鉴 CryptoKitties 的启示进军链游,比如募了 2500 万美元的链上版《我的世界》,拥有近 2000 万用户、发行了平台币 ENJ 的世界级在线游戏创作平台「恩金」等等。

伴随初代链游兴起,大量的链上资产被创造,而它们的流动性问题也随之而来。

由是,2018 年,NFT 圈另一基础设施应运而生。OpenSea、SuperRare、Nifty Gateway 等等现在成交额突破上亿美元的平台便是在那时孕育的。

在这些先行者的努力下,到了 2019 年,F1、Nike 等主流品牌试水 NFT,为 NFT 的独特价值做出进一步注脚。

至 2020 年,DeFi 之风席卷加密圈,也带动了 DAO (去中心化治理)、NFT 等小众领域获得关注。而此前早有筹划的产品和应用则顺势爆发,NBA TOP SHOT (NBA 球星的精彩瞬间 NFT)以火箭速度刷新成交记录、跻身 NFT 顶流资产,交易平台 Rarible 开放流动性挖矿吸引淘金者,专属公链 Flow 则在团队光环和垂直领域龙头定位的加持下市值暴涨 250 倍。

直至今年,佳士得连开两拍,创下天价成交记录。NFT 成为继 DeFi 之后真正持续的风口。无数圈内人在「踏空」和「卖飞」间嗟叹:「这个行业如果说有上限,那就是我的想象力上限。」

02 NFT 是基础协议,还是牛市泡沫?

NFT 在一众争议中成为冉冉升起的风口。天价拍卖个案或许难以“服众”,我们有必要来进一步探讨其真实价值。

事实上,包括 Beeple 在内的多位业内资深人士都表示,NFT 已经进入一种「非理性繁荣时代」。

拥有高达 21 万个 NFT 并接受 Nonfungible.com 独立审计的大藏家 WhaleShark 就直言,“今天存在的 99.99% 的 NFT 项目在主流资源涌入时会毫无商业可行性。所以,大家投资 NFT 要十分谨慎。”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也表示,“NFT 的爆火既有其来自牛市的泡沫性,也有其自身的基础性。”

牛市是指,在全球央行放水下,从大宗商品、股市到加密货币,市值都在飙升,由此出现“新的财富阶层崛起,带动新的消费趋势。”

我们知道,因为政策、波动性等问题,加密货币一直难以用于日常消费。而 NFT 在消费属性之余,还有一定的保值、增值属性,由此成为部分“加密新贵”们青睐的新投资品。

那么其“自身的基础性”是什么呢?Odaily 星球日报目前看到最为核心的两点是:

  • 顺应数字化的潮流,借助区块链技术在数字世界中起到规定资产唯一性(稀缺性)、归属性,让其更便于交易和流转的作用;
  • 去中介化 / 去中心化带来的降本提效。

第一点,数字化潮流,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这一趋势已经愈发明显,越来越多前瞻的投资人和从业者已经开始构建“Metaverse 元宇宙”的蓝图。Metaverse 简而言之就是,未来世界会像《头号玩家》中所述,存在一个和现实世界平行的数字世界,人类将在深度融合的世界中实现“两栖”。

如果 Metaverse 有一定的可能性,NFT 在此中有何作用?

如开篇所言,当前的数字世界存在着数据格式的界限和隔阂,大数据市场正在试图解决数据间的流动性,而 NFT 则作为另一种可行性方案,将资产标准化、代币化并允许其“跨界”交易和流转。

再来说第二点,无论在当前的现实世界还是未来的数字世界,NFT 都能实现较高程度的去中介化。

研究咨询机构“溯源育新”曾总结用户持有传统数字资产面临的 3 大风险,包括:产品由管理数字商品监控权的机构发行,可以随意增加供应,并且通常限制商品的交易能力。而一个更稳健的数字收藏品则需具备抗以上风险的能力。

有了基于区块链及 NFT 的解决方案,这些风险将迎刃而解,对于用户体验以及游戏产品升级有着革命性的意义。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制图:溯源育新

上面这个用例的提效是针对消费者的,对于生产者来说同样具有类似优势。

在文化娱乐领域,生产者同样面临中间方话语权过大的问题。

根据 Messari 的研究,一个摄影师如果想在 shutterstock.com 上销售作品,中间费用达 20%。而当前的 NFT 市场平均费用只有 6.3%。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制图:Messari

这种降本提效不仅面向参与者,对数字商品本身也如是。

在稍早期的时候,当数字图像经过多次传播后失真,在不同的设备中打开也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X-Order 代观在研究后提出,NFT 的出现,从另一方面来说解决了数字图像传播发生的问题。例如数字艺术品加上 NFT 后变身加密艺术品,由此会发生一系列的范式转移,原本画廊里拷贝到 U 盘、光盘上买卖的形式会转移到链上,交易流程变得公开透明,解决了数字艺术品在多次交换与传播后出现的变形、失真、难溯源等问题。

基于这些优势,来自美国科技网站 The Verge 的 Clark 甚至认为,NFT 很可能是 100 多年来艺术家最大程度被解放的机会。这不是现实世界艺术经济的次优版或边缘版,而是一个巨大的改进版。

03 NFT 生态概览

加密艺术很出圈,以至于很多人提及 NFT 就直接将其和加密艺术划等号,实际上加密艺术不过是 NFT 领域的流光片羽。根据 Beep 币扑创始人 MiaBao 的观察,按照 3 月份的市场数据来看,NFT 资产总市值超 10 亿美元,其中收藏品占 2.7 亿,艺术品占 1.5 亿,其后分别是虚拟世界,游戏,体育和工具类型。

全面的行业项目概览有助于促进认知其实现路径。 NFT 生态主要有两种审视方式,横向和纵向。

我们先来看 Messari 提供的堆栈式的纵向视角。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制图:Messari

这个行业的支点是最底部的基础层,包括 Ethereum (以太坊)、垂直公链 Flow、WAX 等。

位于第二层的是支持基于基础层进行扩容的项目。第三层是各类解决方案协议,开源,供开发者取用,打造专属场景的应用(dApp)。第四层则是以 NFT 为基础的衍生品、指数等,对不愿直接购买现货的投资者具有一定吸引力。最上层则是聚合器,包括 NFT 钱包及交易平台,作为各类 NFT 资产的中转站。

第二种,横向分类方式,基本是按照 NFT 资产的内容业态来加以划分。

按照头部 NFT 交易市场 OpenSea,NFT 资产当前主要有 7 大类:艺术品、虚拟世界类、交易卡、收藏品、球星卡、功能类 NFT、域名。

“溯源育新”的归类除了包含常见的 NFT 资产,还包括其他如治理代币等业态。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制图:溯源育新

市场规模也是新玩家关注的点。

据一份针对 1-3 月份的统计,5 个最受欢迎的 NFT 市场 (NBA TopShot、 OpenSea、CryptoPunks、rare、SuperRare) 过去 30 天的交易量达到了 4.2 亿美元,2 月份的总销售额相比 1 月增长了接近 8 倍。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来源:Messari

另根据 CryptoArt.io 数据显示,截至 3 月 18 日,总共有 13.3 万件加密艺术作品被出售,加密艺术总市值已经超过 3.69 亿美元。

在此,我们也简单介绍下 NFT 的消费者画像。

鉴于 NFT 市场当前的体量并不大,藏家的规模就更小了。其主要藏家以加密圈为主,比如早期参与到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人。

“我有很多链圈和币圈的朋友,他们非常资深,我们有超过 6 年以上的交往。非常明确的是,年轻的他们拥有足够的财富,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有收藏的意愿,并且习惯用虚拟货币进行交易和收藏”。中国艺术品拍卖公司的创始人赵旭说道。

在业内,知名的藏家有上文提及的 WhaleShark、声称获得 1.5 万倍超高回报率的 Pranksy、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以及孙宇晨。

WhaleShark 声称持有 21 万件 NFT,基本集中在 15 个项目上,属于「看好便重仓」类型。

年仅 29 岁的 Pranksy 则押中了 NFT 中最大的黑马「NBA Top Shot」,现在其手中已持有价值 700 万美元的球星卡。他有一句经典言论,「NBA Top Shot 正在成为(NFT 破圈的)‘特洛伊木马’,让(非加密圈的)球迷粉丝和收藏家能够收集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赵长鹏已公开的收藏是《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作品。这还是去年 10 月,佳士得首次拍卖的区块链艺术作品。该作品由 Ben Gentilli 根据比特币原始代码创作而成,乍一看像极了巨型唱片,共有 40 幅作品,每一件都包含实物和 NFT。第 21 幅作品成交价达 13 万美元,创下彼时 NFT 的拍卖纪录,当时很多人都以为这是 NFT 的高光时刻,但没想到仅仅是个小的开始。

向来高调、行动迅速的孙宇晨投资风格更为大胆,多次参与备受业内关注的加密艺术竞拍,包括曾出价 200 万美元竞拍 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的首条推特 NFT,出价 6000 万美元竞拍《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但并未能成功拍下。

随后,孙宇晨又以 600 万美元拍下 Beeple 的作品“Ocean Front”,以 20.9 万美元的价格拍下《时代周刊(TIME)》杂志的 NFT 封面“The Computer in Society April 2nd, 1965”,以 2000 万美元和 200 万美元分别拍下毕加索的《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和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并将其悉数收入旗下 JUST NFT 基金,在波场公链上以 TRC-721 协议形式发布,永久保存在 BTFS 去中心化存储系统上。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就技术层面稍作展开,波场方面表示,通过 NFT 技术,任意实物艺术品的信息都可以上传到 BTFS 系统中,生成相应的 BTFS 地址,该信息再以 TRC-721 标准写入智能合约中,最终凭借合约地址确认作品的唯一性。以毕加索的《戴项链的躺卧裸女》的 NFT 过程为例,它最终生成的 Token 地址为:

https://tronscan.io/#/token721/TCzUYnFSwtH2bJkynGB46tWxWjdTQqL1SG/code

由是,借助波场的一系列技术协议,毕加索与安迪·沃霍尔完成了他们的“区块链首秀”。

孙宇晨曾在致社区的一封公开信中回应竞拍知名作品的逻辑。

“JUST NFT 基金的使命是促成全球顶级艺术品的 NFT 化与区块链化……(因此我们)将只专注于顶级艺术家与艺术品,原则上 JUST NFT 基金收藏的艺术品单价不低于 100 万美金,中位数价格在 1000 万美金左右,JUST NFT 基金坚信艺术领域的价值来自于头部效应,只有金字塔顶尖的艺术家才具有超越时间的价值。”

关于这一垂直领域基金,Odaily 星球日报最新获悉,加密艺术家 Beeple 已作为顾问加入 JUST NFT 基金。

最后再来说说 NFT 的创作者们,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从纯数字艺术领域转型而来的,包括上述提及的 Beeple、Ben Gentilli。在不断刷新的天价成交之下,未来 NFT 只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艺术家加入,不仅仅是为名利,更重要的区块链和 NFT 化这一技术自身也是有趣的形式和载体,可理解为一种先锋艺术的实践。

而且,在纯数字艺术领域,「艺术家」的范围也得以大大外延。

正如 BCA(BlockCreateArt) 创始人孙博涵所言,「将来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彼时)像设计师、建筑师、AI 或编程大师等等都可以算做艺术家。NFT 也是跨界特征很明显的领域,NFT 艺术家的包容性也是更强的,它是我认为继区块链为金融业带来一个礼物后,给整个世界的文化娱乐产业带来的一份更大的礼物。」

 

04 预言:「NFT+万物」时代会到来吗?

看到这,想必有人已经涌现这样的想法:NFT 的市场究竟会有多大,自己是否应投身参与?

对于 NFT 的潜力,我们目前看到了非常有信心的预判。

孙宇晨相信,NFT 在终将到来的「数字孪生城市」中大展拳脚。

「我们需要站在社会与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目前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从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的迁移。正如不能用农业思维去想象工业经济一样,NFT 是数字经济的一种形式,因此我们也不能用传统的工业思维去想象。可以想见的是,NFT 资产会越来越普及。」

溯源育新在那份超长研报中也写道:「如果从全球艺术市场的规模来看 ,NFT 目前的产业体量显然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成长空间巨大。(数字)收藏品的机会至少和「数字黄金」的机会一样大。」

NFT 的风还没过去,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制图:溯源育新

「NFT 的这波热潮,代表着数字资产化的大幕已经开启,物理世界的资产有多大,数字世界的资产只会更大。」cocafe CEO Lan Shi 相信。

MiaBao 对这一观点也给了充足的理由。

她认为,从个案看,尽管某幅作品、某个 NFT 可能被炒得很高、导致泡沫,但如果仔细看赛道的总市值、头部项目的市值,不过十数亿美金,相较于其他赛道仍非常小。

「更重要的是,尽管我们会经常听说一些头部项目的进展,但实际上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像 Flow 刚刚上线,上面也才有寥寥几个新应用;虚拟沙盒游戏 Sandbox 的土地还没开放交易。所以无论是技术还是产品落地、创新上还有非常多的空间。真正在做事的团队还处于早期阶段。」基于此,MiaBao 毫不怀疑 NFT 未来继续高速增长的驱动力。

如果我们继续往大了说,NFT 因为能代表独一无二的资产,这也契合现实生活中大部分资产的形态,那么 NFT 最终能「+万物」吗?

最大的美元锚定币发行商 Tether 的联合创始人、NFT 专属公链 WAX 联合创始人 William Quigley 就曾放出豪言,「在未来的 5 或 10 年中,地球上所有不能吃的消费品都将成为 NFT」。

但部分从业者认为,即使 NFT 能将那些独一无二的资产代币化、金融化,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自洽的商业逻辑,NFT 化之后是否真能实现质的降本提效,还要看具体的场景。

「我们不认为未来数字世界的所有资产都会用 NFT 表示,一定会有新的技术形态出现。技术总是在不断在演进发展的,NFT 当然不会是技术的终结者,但它是重要的里程碑。」Lan Shi 的看法更为辩证。

现在我们能肯定的是,NFT 还有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形态和可能性。

「DeFi 的边界我想我们是探索清楚了,虽然未达到那种终极形态,但我们能看得到、想得到。从 3-5 年的维度看 DeFi 毫无疑问是主流,但把时间拉长到未来 20 年的维度,这也是一代人成长所需要的时间,加密艺术的重要性可能会超过 DeFi。」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表示。

往深了说,曹寅相信,Crypto 是价值观导向的、模因 Meme 性质的技术(注:模因是一个类似基因的,人与人之间的不断复制和模仿而传播开来的小的文化单位),这就需要一种文化图腾来表达参与者的价值观,DeFi 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产品设计非常棒,它是 Crypto 世界的术、是工具,起到非常直观地展示去中心化这个概念的功用。而加密艺术可以作为一种表达工具、文化体裁,弥补技术自身无法做到的教育宣讲、树立价值观进而普世化的功能。

「就像文艺复兴,它的内核是对于人性的关注和回归,基于此,其成就不仅是艺术上的,还直接促进了科技复兴、金融复兴。Crypto 革命同样需要这样一种文化的崛起。以 NFT 为代表的加密艺术,它天然就是出圈的。并且,它的坐标不是在我们 Crypto 的小圈子里,而应要放在我们整个人类的文明史,文化史里来看。」

在明确这一趋势后,曹寅表示自己会积极投入这场革命。「不论是 DeFi 也好,NFT 也好,FT 也好,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我想可以用「三个代表」的来指引自己,凡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以及代表未来主流的发展趋势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关注。」

作为一个 NFT 投资者、基金管理者,曹寅相信,长期来看,只有深度理解、由内而外看懂并使用那些产品,才能投好。

而对孙宇晨来说,则是要学会「跨界」。

「NFT 不仅仅是区块链领域的热点,据我所知在艺术圈、收藏圈,以及科技圈都受到了广泛关注,这也透露了一个重大的趋势,那就是“跨界”。」

「未来区块链行业的发展,除了要关注本行业外,还要有一种跨界、包容的心态去创新,这样才能真正融入到普通大众的生活之中,发挥区块链更大的社会价值,同样增加行业自身的价值。对于这种“跨界融合”的大趋势,我会带头亲身去参与实践。」

对于老牌公链波场来说,其目标是“打造下一代全球互联网及金融基础设施”,因此 NFT 也会是这个趋势中的一部分,用以丰富波场的整个生态。4 月 30 日,孙宇晨宣布即将启动 TRON 阿波罗 Apollo 万链互联,阿波罗 Apollo 定位于不断扩展的互联应用和生态服务系统,进一步促进构建去中心化未来。

另一批已经半只脚踏进 NFT 圈创业的参与者,他们的早期实践并不顺利,但其中也蕴含着机会。

孙博涵曾在一次线上分享中提到,「海外 NFT 交易平台虽然规模很小,但是接受度很高,从支付、创作到对 NFT 概念的接受和认可等等方面都比较可以,所以教育成本可控;而在国内,我们作为国内最早的一个 NFT 项目方,去年市场教育投入不菲但收效甚微。所以,与加密艺术、NFT 相关的市场建设还要继续。」

MiaBao 亦表示,海外市场几大 NFT 格局基本已定,新平台如果要脱颖而出便需要「亮点」+「资源」,前者决定了如何和现有项目进行 PK,后者是如何持续性走下去。相较之下,国内市场仍有很大的空白和想象空间,想要突颖而出二者优势占一个可能就可以。从投资到建设,我认为 NFT 还是处于大有可为的早期阶段。

有时候,我们会希望一项新技术尽早重塑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我们又希望别那么快,留给我们慢慢参与进来的空间。

NFT 当前的增长步伐也许刚刚好。趋势已来、百业待兴,我们也刚好能参与到这一宏图的构筑。

参考资料

《NFT:加密艺术是时代的产物,将美好实现永生》,X-Order

《走向虚空:Crypto 和 Metaverse 相遇的宇宙》,溯元育新

《NFT 是继区块链后给世界的一份更大的礼物》,LADDER

《加密艺术的前世今生:专访 BCA 创始人孙博涵》, 锵锵有力

本文来自星球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